K自作/翻译书架。(全面禁止转载

猿礼主/S4中心/宗像礼司受(不逆

欢迎来到南极圈新手村(x),这里留下了三十天份的储备粮,祝你旅途愉快(<ゝω・)~☆
 

【秋礼】紫电一闪

这篇我也很推荐!这位作者的长文都很棒!

秋山与室长的相遇,很有趣的捏造w

被室长挖角是个多么多么幸福的体验快来感受下XD



+++请勿转载,可直链本页+++
作 慶@id=4900973
译 科技属超图书馆员 = CounterWing
+++请勿转载,可直链本页+++


  一周之前,他接到了这样的一个任务。


  咚、咚、咚。

  「秋山冰杜前来报到」

  推开厚重的门扉,一眼就能看到装饰考究的红木办公桌和与之相配的华丽椅子,以及端坐在椅子上的长官。

  「啊,秋山君,让你跑一趟了」

  「没什么」

  面前的人并非秋山的直属上司,而是更上一层的将校级,三井少佐。将校级别的长官很少直接召唤他,阶级和所属都不同,实在是颇为罕见的状况。同期的弁财笑他是不是捅了什么天大的篓子,然而秋山生性谨慎,极少有失态的时候。他的各项成绩都不错,却也算不上出类拔萃,总的来说不是很显眼的类型。那么,他究竟为什么会被叫到这里来呢。

  会客用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背朝门口所以看不到脸。

  只知道那人穿的不是军服,而是一身以蓝色为基调的制服。秋山从未在国防军内部看过类似的制服。

  「秋山君,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Scepter4的木岛兼续先生」

  「初次见面,我是木岛」

  「步兵第三小队队长,秋山冰杜」

  来人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伸出手,没有拒绝的理由,两人简短地握手以示敬意。Scepter4。国防军之外的某个组织。是共同作战或者演习之类的吗。秋山暗自猜测着。

  「三井君,你说的就是这位吗?」

  「嗯。我认为他很合适」

  「原来如此」

  虽然不明白两人说的是什么,秋山此时也大致能推断出,自己似乎被选上去执行什么任务。这个叫木岛的男人正从头到脚地审视着秋山。他并不了解Scpter4这个组织,听上去像是警察之类的。面前这人倒是不像那些魁梧的警官,瘦削的脸上架着副眼镜,看上去弱不禁风,只能做点书面工作。唯有那双眼睛让人无法信任。来者不善。秋山在军队里呆的年头也不短了,这点看人的本领还是有的。木岛称三井少佐为三井「君」,而他看上去却比三井要年轻不少。Scepter4这个组织的层级,木岛在其中拥有的地位,这一切秋山都无从得知。但就现状看来,对方至少和三井同级,甚至更高。当然也可能两人其实是至交的好友,只可惜从三井谦逊的态度看来并非如此。

  「遗憾的是我最近公务缠身,任务的详情我之前已经和三井君交待过了。请他转述给你吧。虽然时间短暂,很高兴认识你,秋山君。那么三井君,期待你们的捷报」

  木岛说完便离开了。秋山目送着他离开,大门关上,转身看到三井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呼。青服的大人物总算是走了。这次还真是出了个大难题。我们国防军竟然要受那些家伙的指使……啊啊,秋山君。抱歉。一直站着说话,快坐下」

  「是」

  三井少佐在严肃刻板的军中算是难得的温和派,从他柔软的态度和略胖的体型就可以看出来。

  「打扰您会客我深表歉意」

  「不,没关系的。那位木岛先生是来委托我们一件任务」

  「这样啊。那您找我又是什么事呢」

  三井坐在秋山对面的沙发上。

  「你知道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是干什么的吗」

  三井没有正面回答秋山,反而抛出了一个问题。

  「这个……。管理居住在日本的外国人的户籍之类」

  士官学校时代曾经教授过类似最低限度的知识,但对于秋山来说,他所知道的也仅此而已。

  「那只是门面。他们真正的职责,是专门查处异能者犯罪的警察机构。所谓的异能者,比如像透明人什么的,用超能力制造混乱、威胁社会和他人的生命安全。所幸我们还没被卷进这些乱七八糟的风波里。警视厅那边已经被这些人搞得焦头烂额了。比如说,异能者在街头掀起暴动,警察能做的也只是尽量抑制他们的行动,将损害降低到最小程度,最后由青服的大人物们执行逮捕。青服的那些人说穿了也是一群异能者。差别只在于是否受到国家管理而已」

  「唔……」

  秋山一时之间难以置信。现代日本真的存在这种所谓异能者吗,而且还是国家认可的组织。听着就像幻想小说里的情节,但三井少佐显然没有任何理由编个故事给他。

  秘书的女性士官为两人送来了红茶,秋山礼貌地道了谢。

  「他们的存在是国家机密,我也是到了如今这个地位,因为某些缘故才被告知的。另一件可以确定的事实是,青服那些人在这个国家的地位极高,国防军元帅也好,总理大臣也好,无不要让他们三分。他们的命令是绝对的,任何人都必须服从」

  「真的吗」

  战败后,日本整个国家以总理大臣为中心、建立了议会和民主制度,一步步发展起来。最有权势的人,从代表一个国家的角度来说毫无疑问是总理大臣,同时也是军队的最高责任者。但三井的话却仿佛在说,这一切都只是表象。

  「比总理大臣还伟大的人物是有的。我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和你一样震惊。在青服的那些人当中,也有一位他们称为『王』的至高存在」

  简直像漫画一样。超越整个国家的权力者,那不就是国王吗。字面意义上真正的国王。不过秋山依然很不解,那位大人物和自己被叫到这里来有什么关系。

  「那么,我的任务究竟是」

  「别着急,我正要说呢」

  三井少佐咳了两声,抿了口红茶润润喉咙。

  「最近听说青服的『王』似乎换人了。更准确地说,十年前起一直空着的王位,终于有了一位新的继任者。刚才那个叫木岛的男人,是前任『王』的臣子,他和他的那些同伴似乎很忌讳那位新任的『王』。于是来向我们军队寻求助力。」

  仿佛瞄准了三井说话的间隙,秘书刚好端了第二杯红茶过来。秋山见状连忙把自己那杯也喝干。

  女性士官退下之后,秋山再次坐直面向三井。

  「你的任务就是,暗杀新上任的青服之『王』」

  「什」

  说起来很是轻巧,暗杀。和杀人犯无异。不管有任何理由,都是剥夺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倘若对象是那种会遗臭万年、欺压民众的独裁暴君当然就是另一回事了。但他被要求刺杀的对象是刚刚上任的『王』。不知对方是善是恶,一上来就采取暗杀这种手段未免太乱来了。

  「这是说笑的吧」

  秋山慎重地用未被刘海挡住的左眼盯着三井。少佐的表情没有出现一丝慌乱。虽然看上去有些发福,也毕竟还是一位军人。秋山不禁暗自猜想,迄今为止他是否已经接受过不少这样的命令。青服那些人的命令是绝对的,他们不想弄脏自己的手,就会把这些肮脏的事交给别人来做。

  「那是自然。杀人这种事怎么能轻易答应。我们只负责把人带出来,之后要怎么处理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要杀要剐都与我们无关,交给我们的情报部审讯也无妨」

  「也就是,绑架,是吗。他们应该比我们更擅长这种事吧」

  诱拐也好暗杀也好,那些人看起来并非没有这个本事。平常都能和怪物一样的超能力者打交道,这点应该不在话下。

  「就是自己处理不了才来找我们。综合各种情报来看,他们旧体制一派的势力,似乎要弱于新任『王』的一方」

  据说那位新『王』上任以来,旧体制的一派曾数次向他发起挑战,然而却被全数击退,碰了一鼻子灰。事到如今,这些人走投无路多半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举动。

  ——所以,希望你能暗中担任这位新『王』的护卫工作。

  要真是这种转折就好了。但暗杀这一字眼让秋山明白这是不可能的。

  「三井少佐,国防军这边是要帮助旧体制一派吗」

  「嘛,之前也有不少纠葛。青服那些人的命令必须遵从,即便是前任的部属也一样。不管青服的谁当权,我们都只需要执行命令,这一点没有任何改变」

  秋山从军这些年,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接到这种任务。虽然也不算是完全见不得光的工作,却总觉得不像自己该做的事。职责差太多了。背地里执行暗杀、护卫之类任务的部队确实有,可他们都是一入伍就接受了特殊的训练,除了射击、格斗以外,还要训练作为间谍的技能和素养,和一般士兵大为不同。单论格斗的话,秋山多少还有点自信,不过绑架某人的话,他就只能模仿一下电影里见过的那种。秋山没有拒绝接受命令的权利。到底为什么这种事会落到自己头上呢。当然,身为一介普通的士兵应该什么都别去想,老实地执行命令。

  ……不知从何时起,他的脑海里已经被灌输了这种士兵之道。

  「那么,为什么会选择我?」

  「详细的理由我也无从知晓。对方指名要你去,拜托了」

  指名?

  该说的似乎都已经说完了。三井站起身来从旁边的书架上拿了点什么。少佐依然温和地微笑着,把塞满相关资料的终端用记忆体交给了秋山。


 * * *


  在被告知可以有一名协力者时,秋山选择了同期的弁财。任务毕竟是任务,他很难向自己这队的士兵们说明。但秋山很熟悉弁财,知道他口风紧人又可靠。来龙去脉这么一说,对方也只是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不管是什么刀山火海都不要紧,但没想到你会被卷进这种大麻烦里。上层似乎不放心秋山单独前往。他和弁财同期进入国防军,一同升为队长,又曾当了多年室友,能有这么一位推心置腹的好友当协力者是再好不过的了。

  终端和记忆体里储存的资料,是新上任的『青之王·宗像礼司』的个人资料,以及现在Scpter4内部的状况等等。最先令秋山感到惊讶的,是宗像这个人。提起『王』,他的第一反应便是威风八面的壮年男子。然而终端上出现的图像却与他年龄相仿、甚至还要比他年轻一些。深蓝偏黑色的头发,淡紫色的眼瞳,端正的五官让人印象深刻。鼻梁上架着一副银丝细框眼镜,更是充满了知性的美感。

  关于Scpter4的内部状况,有很多不稳的报告。整整十年间王位的空缺。先代的『王』去世之后,大部分追随他的人都被配属到了机动队或者别的部门。剩下为数不多的部下则守着如同空壳一般的组织。宗像就任新王之后,那些留守的属下们绝大多数都被遣散。也有些先代的属下听闻新王到任前来投靠,却被宗像一律拒之门外。即便如此,这些人仍然是异能者。他们被要求持有具备GPS定位功能的终端,时刻处于监管之下,必要的时候还会被传唤到S4总部,等等。对侍奉先代的人来说,这是奇耻大辱,也就不难想到他们会反抗了。但所有的这些内部抗争都被宗像巧妙地化解了。宗像礼司本身的实力不容小觑。而据说,如今聚集在宗像身边的那些部下,无一不是由他亲自挑选的。旧体制一派对这点也是非常不满。

  「确实是个麻烦啊」

  负责开车的弁财握着方向盘感叹道。

  「那么厉害的王,早晚来次大肃清不就行了」

  「想太多也没什么用。他们内部的乱斗就让他们自己烦心去好了。我们把我们的任务完成就好」

  秋山推开副驾驶的门下了车去。

  情况和之前他分析的差不多。不知是因为缺乏危机感,还是对自己太过于自信,宗像礼司身边往往只有几名护卫随行。其中还有和旧体制派关系密切的人物。担任护卫的青服的队员确认了他们的身份,便不再阻拦。

  这里是市中心的一家酒店。周围几栋建筑都是政府机构的办公楼,不管去哪里都很方便的位置。酒店大楼虽不是特别高档,却也别有一番风情。

  今天的预定是和政府相关人士的会谈。会后,宗像会乘坐另外一辆专车离开。只不过目的地不是Scpter4,而是国防部的某个地方。不管怎么说,在这种重点区域也不能太乱来。秋山他们没地可躲,宗像应该也不想在这种地方引起骚乱。但愿他会迫于形势不予反抗。

  酒店入口处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数位官僚打扮的男子鱼贯而出,其中有一位身着蓝色制服,身材高挑的青年。是他,宗像礼司。确认目标后,弁财点点头,将车开到预先计划好的位置。秋山拉开车后座的门,然后慢慢靠近走出的人群。

  宗像似乎注意到护卫阵容与他来时发生了一些变化。却并没有指出,依然默默走近了车辆。

  「Scpter4的宗像室长对吧。我们奉命来迎接您」

  「一招不行又换一招,还真是百折不挠。看来我是深深地被人厌恶了」

  宗像似乎很清楚他们的来意。秋山并不讨厌有自知之明的人。

  「请您上车」

  「如果我拒绝呢」

  「您并没有选择的权利。我不想动粗,拜托了」

  话音未落,秋山将袖中藏着的手枪抵上了宗像的腰间。他拿的是真枪。宗像微微眯起眼睛,顺从地坐进了公车的后座。秋山也跟着坐了进去,倘若他有不稳的迹象,就能从旁立刻用武力压制。还好国防部所在的七釜户离这里并不太远。

  把人带到那里,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之后的事情便与他们无关,秋山也不准备再去想它。


  只要执行命令即可。

  不要寻求理由。

  那不是你们应该做的。


  汽车平稳地驶出。从外表看来没有任何可疑之处。一切看起来都很自然。

  宗像虽然被枪片刻不离地指着,却看不出有半点慌乱的神色。只在经过椿门前的路口时,稍微移动了一下视线。

  「我不会逃跑,也不打算反抗,请你把手枪收起来吧。这样我会很紧张」

  一派胡言。秋山敢肯定,宗像才是他们三个人中最冷静的一个。也许他身为王,早就预想过会被绑架之类的情况。但宗像的冷静与淡定反而让秋山自己有些隐约的动摇。

  「他们自己还不够,这次居然动用到了国防军。旧体制那边还真是不像话。所以我才说他们过于无能。你们也是稀里糊涂就被牵扯进来的吧,对此我很抱歉」

  「住口」

  总觉得再听下去会被渐渐卷进宗像的话里。很快就到了。只需要再忍耐一会儿。

  按照计划,他们的车顺利通过国防部正门,停在了来宾用的停车场里。不久就要被暗杀的人却被误认为来宾,真是讽刺。秋山正要打开车门,宗像却突然叫住他。

  「不来我这吗」

  秋山一手按住车门,一手持枪再次面向宗像。

  「不来我的Scpter4吗,秋山冰杜」

  「……我的名字,怎么知道的?」

  「行了,秋山」

  驾驶座上的弁财打断了他。自从宗像上车之后,这还是弁财第一次开口叫他。宗像不可能知道他的名字才对。

  「我之前就通过内部资料调查过你。没想到初次见面却是在这种情形之下。就算是我也预料不到啊」

  宗像露出一丝自嘲的微笑。

  「还有,弁财酉次郎。也请你听一下我的提议。我再说一次。你们两位,不来我的Scpter4吗」

  「你在胡说什么。我们可是打算要暗杀你的」

  莫名其妙。眼前这位所谓的王到底在想什么,秋山完全是一头雾水。他们接到的命令是绑架,宗像自己应该也很清楚之后会受到怎样的对待。

  「就当是挖角吧。薪酬和待遇都比国防军要优渥。啊不过毕竟只是公务员罢了,也请不要过于期待」

  真是个恶劣的玩笑。但宗像却似乎很愉快地依次注视着他们两人。

  「我是国防军的士兵。一介士兵无权擅作主张决定自己的去向」

  「不必担心。我已经给你们的长官送去了书信,告知他们,你们可能转投我麾下。之后只要你们自己同意就可以了」

  不对劲。这么一来,被设计的人反而变成了——

  「你们的长官很苦恼呢,他原本打算让你们在国防军里好好积累经验,早晚有一天成为将校级的军官」

  「你说什么」

  「秋山,别再说了。赶紧开门」

  可惜弁财的声音已经进不了秋山的耳朵了。放在门把手上的手指此刻仿佛灌了铅一样沉重。他只要打开车门,把宗像推进国防部的大楼里就算完成任务了。其他什么也不用想。明明只要这样就行了。

  「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你是国防军的人,这名字总该听过吧」

  「啊啊……那又怎样」

  「那就简单了」

  拥有比警察和政府首脑都要大得多的权力,管理异能者的组织。

  他从三井少佐那里听说过。最开始还难以置信,而当他看到宗像时,却不由自主地就相信了。自己面前的这个青年到底是什么人。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就是他了吗。宗像并没有展示过任何不可思议的力量,秋山却发现自己的心已经不自觉地臣服于他。

  秋山的想法都表现在了脸上。宗像读懂了他的思考,继续说道。

  「请安心。在这个国家,比我更有权力的人,还有一位。所谓的王权者,世上仅有七人的『王』,其力量远远超越国家首脑。组织的构成差异太大,或许你很难理解,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我们和国防军没什么交流」

  宗像将双腿交叠,换了个姿势。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既然你们是军人,就以军人最容易理解的方式来说吧。国防军,你们这一组织的最高责任者是谁」

  「应该是国防大臣」

  地位仅次于总理大臣。通常情况下,以宗像的身份,大约不是秋山这种普通士兵可以直接对话的对象。然而面前的青年只是微笑着看着他们两人。

  「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拒绝的权利吧」

  「确实如此。不过,我并不希望勉强你们加入」

  宗像一改之前强势的话语。秋山将手从车门旁移开。

  「我希望你们能考虑清楚,在自愿的前提下,成为我的Scpter4的一员。没有长官的许可就无法行动,不愧是士兵的模范。但是,这样你真的就满足了吗。从今以后也继续作为完美的士兵就足够了吗」

  「胡说八道」

  「我并无戏言。若是成为我的部下,一方面需要绝对服从我的命令,另外一方面,也会有需要依靠自身的判断而行动的情况。你这么年轻就被提拔为队长,虽然没有特别出众的方面,整体能力却十分平衡,各项任务都能顺利完成,他人对你的评价也稳步上升。长官们对你的印象也很好,不是吗」

  宗像的说法,就好像他亲眼看到了一样。秋山不禁涌起警戒之心,他完全不了解宗像,对方却对他了如指掌,这一点都不公平。

  「……调查的真彻底」

  「『想成为正义的伙伴』」

  「!」

  「听说这是你从小的梦想。那么,如今的你又如何呢。你成为了理想中那正义的伙伴了吗」

  怎么可能。要是那样怎么会接受这种暗杀之类的任务。比起正义的伙伴,他更想做的,是能够为这个国家的人们做些事情,就算不会获得任何人的感谢,也想默默地保卫着人们平稳的生活。之所以放弃警察而选择了国防军,是因为军队可以在灾害救助、国土防卫等方面,更直接地守护人们的生命。但现在的自己呢,秋山朦胧地想道。那些为了维持既得利益的大人物们,自己竟然要作为他们的走狗,卑鄙地暗杀一个无辜的青年。

  不对,不对。

  这才不是什么,正义的伙伴。

  「来到我身边的话,就算无法实现,你也会比现在更接近那个梦想」

  「梦想就只是个梦罢了」

  的确,他曾憧憬着成为正义的伙伴。但长大之后,那种天真的想法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是从来没有努力过、没有任何力量的你才能说的话。至少,在我这里,你可以贯彻自己的正义,以大义之名得到能够贯彻这一切的力量。你的梦想将不再只是个梦想」

  那是如此甜美的诱惑。就算秋山再怎么否认,自己最初加入国防军时,确实是希冀着能够成为正义的伙伴。

  我想要成为正义的伙伴。

  进入国防军之后,秋山切身地感受到了,现实远不如他所想的那般美好。他也曾感到空虚无助。那他又为何还要留在国防军呢。难道不是因为,在他的心底,还留有对梦想的一线希望吗。继续留在这里,就算能够出人头地,梦想也终究只是梦想。然而面前这个人却向他抛出了极具诱惑力的邀请。那双淡紫色的眼眸坦荡而迷人,像是魔鬼,又像是恶魔的低语。在身为军人的他面前毫不退让,宗像坚定的姿态里,又毫无疑问地展现出王者的风范。秋山觉得自己无法从他身上移开目光,整个人都要被吸进去,就快要点头表示同意。倘若他追随宗像,也许真的可以实现那个梦想。实现的具体方法他尚未能知晓,但在这个人的身边,终会找到答案。这样奇妙的感觉,即便在国防军元帅那里,秋山也从未感受过。

  突然,他想起宗像曾经放逐过不少先代青王的属下。那之中应当也有不少优秀的人才。为什么他拒绝了他们,却选择了自己。

  「为什么选择我们」

  「我希望能将必要的人选留在自己身边。我不需要无用之人。对我无法运用的人,就算再怎么求我也无济于事。相反,若是我认为必要的人,我会亲自邀请他们,请求他们助我一臂之力。之前看到你们两个的资料的时候我便确信,你们将是极好的人选」

  「比我们优秀的人还有很多吧」

  「那是自然」

  宗像毫不讳言。

  「但是也有个词叫适才任用。对于『我的Scpter4』来说,你们是必不可少的。我在构筑的Scpter4,就好像拼图一般。完成图从一开始便已经在我的脑海中了。现在不过是在寻找符合它的碎片。旁人看来或许没有一定的准则,不知道最后会成为怎样的组织。然而,一旦所有的碎片拼合到一起,无论是谁都会很自然地认同,这就是我的Scpter4。优秀的人才数不胜数,我所描绘的图景却已经决定好了,别的碎片就算再美丽,强行拼合到其中也只会显得怪异。比你们更出色的人有很多,但对我来说,你们是必要的。我一直在从机动队和国防军中发掘我要找的人才,目前这些还远远不够。也有面向一般公众的队员招募测验,不过只是用来补足人数罢了。不久的将来,我会需要一些参谋和得力的辅佐。为此,我必须亲自挑拣出这些人选。他们必须是我能够全心信赖的对象。我的Scpter4,能够依照我的命令,取得令我满意的成果的部下们」

  秋山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蒙蒙的,宗像的言论太能蛊惑人心。

  「不用立刻回答也没关系。等你们有了这个意愿,就来见我吧。我会一直在Scpter4的驻地等待着你们」

  宗像说完,自己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啊,对了。这身蓝色的制服,很适合你」

  「……!」

  秋山和弁财此时穿着的,正是事前配给的Scpter4制服。当然,只是方便他们行动的仿造品。看着秋山僵硬的表情,宗像的唇边划过一抹满足的笑容。


* * *


  秋山隔着车窗,眺望着宗像朝国防部大楼走去的背影。毫不掩饰、堂堂正正的身姿。宛如不可战胜的神明。

  「……到底是什么人啊,他」

  「很能侃的一人」

  「槽点是这里吗」

  仿佛遇到了从未见过的奇珍异兽一般的心境。

  解除了紧张状态,一阵巨大的疲惫感袭来。秋山靠在了后座上。

  「这样一来,任务也算成功了吧」

  「谁知道……。他是自己走过去的。不过应该也算成功了吧」

  「总觉得从一开始就掉进对方的陷阱了啊」

  「差不多啦」

  正跟弁财东拉西扯着,忽然轰隆一声巨响,震得汽车差点弹起来。

  秋山慌忙往窗外看去。以宗像为圆心,几十名士兵倒在地上。柏油路面下陷,仿佛被无形的巨锤砸出无数裂痕与碎块。好像还发生了某种爆炸,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气味。

  「他有武器吗」

  「没有吧?」

  宗像似乎在向那些还能勉强起身的士兵发布着命令,距离太远,秋山无从得知。他只是迷惘地望着这副光景。有人注意到了这场骚乱,怒吼和喧嚣声扶摇直上。然而秋山和弁财并没有下车的打算。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要接受那热烈的Love Call吗」

  「接受不接受的,我根本无法拒绝他啊」

  宗像到底看中他哪里呢。成绩、身体能力、外语与情报处理。无论那一项都很平凡,没有任何过人之处。非要说的话,也只能是各项能力都比较平均,没有明显的长处,也没有明显的短板。

  「弁财你呢」

  「唔……我讨厌无聊。他那边似乎要有趣一点」

  「也是」

  ——就顺其自然吧。


* * *


  又过了几天。秋山和弁财受到了正式的通告。上层部发出命令,将两人调往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空前绝后的调动令。用直属上司的话来说『搞不懂上面咋想的』。两人作为各自小队的队长,深得上司与部下的信赖,一时之间道别和惋惜的声音源源不断。直属上司甚至在他们最后一天服役时遗憾的直落泪。

  之后,听说三井少佐被革职了。虽然没有明确的原因,但多半与绑架宗像一事有关。秋山后来没有听到任何有关木岛的消息,恐怕也跟三井一起被处分了。

  秋山和弁财两人被指引来到了Scpter4的驻地。目的地是宗像的办公室。驻地的大楼很是安静,精心装饰过的墙壁,柔和的光线透过窗户洒落在走廊上。秋山对建筑不甚了解,但这里给人的感觉与其说是办公楼,更像是有着高雅氛围的美术馆。说不定就是美术馆改装的。

  「在这边」

  负责带路的青服队员转身离开,又只剩下他们两人。这扇大门的背后,正是『青之王』宗像礼司的办公室。秋山紧张地咽了下口水。

  咚、咚、咚。

  得到允许后推开厚重的门扉,进入室内正对上坐在椅子上的宗像的视线。仿佛能看穿人心的视线。

  「嗯,果然。这身制服很适合你们。欢迎来到我的Scpter4。秋山冰杜,弁财酉次郎。以后请称呼我为『室长』」

  「室长?而不是青之王?」

  「嗯。我对每个人都是如此要求的,请你们也务必遵守」

  绑架事件过后,秋山曾对王进行过一次调查。但得到的情报基本都相当于都市传说,无从考证。他一度很疑惑,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那所谓七人的王权者吗。作为结果,秋山最终还是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信息,他所知的一切,仍然来自三井最初透露的情报。

  「你们将被配属到击剑机动课部队。详细的之后会进行说明。再次欢迎你们加入Scpter4」

  请往这边来,宗像示意两人来到房间左侧,与整体环境颇为不搭的一处茶室。两人顺从地脱下靴子,在榻榻米上正襟危坐。旁边的铁壶里正烧着开水。

  「茶道是我个人的兴趣,还请品一杯粗茶」

  宗像点过两碗抹茶,放在二人面前。秋山并不清楚实际的做法,只得有样学样地捧起来,还好味道还不错。

  「人手依然不足,需要做的工作却不少。想要我的命的远不止旧体制派一方。那些不属于任何组织,也不愿意接受管辖的异能者视我为眼中钉。这段时间,请你们两位担任我的贴身护卫。这样也能帮助你们尽快融入Scpter4。呵…会比你们在国防军时忙得多」

  端整的脸庞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宗像收拾好手中的茶具。这样面对面的坐着,秋山感觉和宗像的距离也拉近了不少。不,太近了才对。太没有危机感了,缺乏警惕心。但这正说明,即使破绽百出,对方也有着绝对的自信与实力。

  「如果我们是受了旧体制的命令,这次真的要至您于死地的话,您会怎么做」

  没错。只是假装接受邀请,其实是来执行暗杀命令。距离这么近,他是不会射偏的。宗像似乎对他还在说这种话有一瞬的惊讶,很快便又化作略微带刺的微笑。

  「要杀我吗。好啊,那就请动手吧。不过,在这里杀掉我,也就意味着,某个地方将会诞生出新的青之王。青之王这个名号并非我个人的所有物。倘若我死了,德累斯顿石板便会依照天命选出新的王。然后,你们会再去杀掉新任的王吗。毫无意义的循环往复。……至少,现在是如此」

  秋山并不知道王被选择的过程,他也并不急,成为了王的臣下,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我们到外面去吧。成为青之王的氏族得举行必要的仪式。很快就能完成,快去吧」


* * *


  万里无云的晴空下,数量还不多的队员们面前,秋山和弁财的Scpter4入队仪式,向『青之王』宗像礼司宣誓效忠的仪式(Installation)开始了。两人在宗像的面前单膝跪地,等待着那个瞬间。

  「室长」

  部下呈上了一柄佩刀。似乎是装饰精美的仪式用道具。宗像将纤细的刀刃拔出,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挥下。

  紫电一闪、

  环绕着青色磷光的刀身沐浴在日光下,闪耀着夺目的光辉。

  挥下的刀刃轻轻地点在秋山的肩上,随后收刀入鞘。宗像将佩刀递出,秋山恭恭敬敬地双手接过,抱在怀中。从这一刻开始,秋山不再是普通人,虽然会有个体的差异,但都能够使用某种程度的能力。身体上暂时没有任何变化,能力的控制和使用则会在Scpter4的训练中习得。

  由此,秋山正式成为了青之王·宗像礼司的氏族。想成为正义的伙伴。这个梦想至少从形式上实现了。之后就是如何真正去实现它了。并非依靠异能的力量,而是由秋山自身的力量去实现。

  宗像朗声念诵着誓词。秋山暗自立下誓言,这青色的刀刃上所放出的光芒,他一生都不会忘记。




Fin.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48)
 
上一篇
下一篇
© 王权末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