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自作/翻译书架。(全面禁止转载

猿礼主/S4中心/宗像礼司受(不逆

欢迎来到南极圈新手村(x),这里留下了三十天份的储备粮,祝你旅途愉快(<ゝω・)~☆
 

【猿礼】请您认真工作

+++请勿转载,可直链本页+++
作 國東@id=1867827
译 科技属超图书馆员 = CounterWing
+++请勿转载,可直链本页+++


  『淡岛副长的心情很差』

  伏见才出外勤归来,就听到个噩耗。

  努力将咂舌的习惯忍了下去,他看了看驻地里三两成堆的队员们。

  还没人发现他已经回来了。

  于是他便挑了一条人烟稀少的通路,轻手轻脚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淡岛世理作为他唯二的两名上司之一,是S4铁腕治军的象征。

  对待公事向来冷静沉着,人称「冰之女」。

  除非涉及到某个特定的人物。

  伏见这样身居高位的不说,若是连那些名字和脸都对不上号的底层队员都能感受到她的愤怒,事情显然非同一般。

  某种意义上,也正说明了那个人物对她的影响力是如此之大。

  总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伏见本就不愿与他人多有牵扯,更是不想引火烧身。

  若是被她看见,自己难免会被卷入其中。伏见于是尽力不让任何人注意到自己,悄悄往宿舍方向前进。


  但当他看到前方的那位人物时,还是不禁咂舌。

  与其说他发现了对方,倒不如说对方恰巧出现在他面前而已。伏见皱起眉头,暗自埋怨自己不走运。

  (虽然想过多半是因为这种事……啧,这下要怎么办才好)


  避人耳目的行动完全失去了意义,恐怕……不,毫无疑问面前这人就是让淡岛副长生气的罪魁祸首。伏见迅速地思索起对策。

  最简单的办法莫过于捉住「他」,然后交给那位聪明美丽、时不时像阿修罗一样恐怖的女上司。为了自己和其他队员的人身安全着想。

  只不过,这么一来「他」肯定又会表示不满。

  到时候自己还是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说都是「他」翘班在先,道理上再明显不过了。

  但又不能这么做。

  理由很简单,即使伏见无论如何也不想承认。

  烦躁地抓抓头发,不耐烦地又「啧」了一声。

  就算伏见想立刻回头假装没看见,多半也已被那人注意到了。

  无视那位人物的存在绝非上策。

  最后他只得慢慢走了过去,在面向中庭的巨大窗户前,向外面那人说道。

  「……所以?您这是要躲到什么时候?」

  窗外是广阔的庭院,一片绿意盎然。伏见看着的方向则是一棵粗壮的大树上。

  本来他说话就有气无力的,仿佛叹息般的问句飘然传了过去。

  「躲藏,这种说法还真是容易引起误解呢」

  「就是这样吧」

  「你看看那山一样的文件堆就能理解了」

  「才这种程度……算什么」

  「嗯?真少见。伏见君原来这么信任我处理文件的效率吗」

  「啧」

  伏见想起办公室桌上的文件山,确实不是个轻松的数量级。虽然他的室长也不是一般人。

  对宗像来说文书处理自然算不上什么艰难的作业,但如果伏见指出这一点,则只会起到反效果。

  就好像他对宗像的能力原本便充满了信心一样。伏见来不及收回说出去的话,被对方抓个正着。

  「然后?您丢下本该做的工作,呆在那种地方干什么?」

  伏见半是自暴自弃的抱怨,对方则回以小小的轻笑。

  他无奈地从窗口探出身体,抬头仰望斜上方,被繁茂的枝叶所遮盖的那一处。

  「衣服下摆都露出来了」

  「我竟然也会藏头不藏尾……。失策」

  从他的位置看不见宗像的脸,但似乎是坐在结实的树枝上。

  翠绿的丛簇间隐约能看到蓝色的队服微微晃动。

  「副长好像真的很生气……」

  「可能吧」

  「您还这么悠闲」

  「伏见君。拜托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啊?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有结果了吗」

  「…没结果我会回来么」

  「嗯,辛苦你了」

  「真是的……那还用说。额外加班这么长时间,之后请给我放假……您该不会是」

  伏见抿着唇,今天自己总是说错话,或者一不小心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完全不在状态。

  集中力和思考并没有迟钝,多半只是疲劳的缘故。他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往下说。

  「该不会是?」

  「不,没什么…」

  「稍微有点不同。我并不是在等你,而是抱着期待在观察而已」

  三天之前,伏见接到宗像的特殊指令,到某个地方去开展秘密的谍报活动。

  平常总是一副目中无人吊儿郎当的态度,伏见却是S4中名副其实的No.3,远远超过其实际年龄的能力和手段都毋庸置疑。

  预定耗时一周的情报调查,只要伏见有这个意愿的话,三天之内完成也不在话下。

  喜欢宅在室内的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归自己的领地。宗像却似乎有着不同的见解。

  「三天呢……。」

  「真无情。刚刚把前面的“整整”两个字省略掉了吧」

  「嘁,还不是因为您的命令」

  「嗯。作为青之王,宗像礼司,向Scepter4的No.3,伏见君下达的命令」

  「都按您的指示行事了,您还有什么不满?」

  「并非如此,伏见君。我和你的看法是一致的」

  总觉得又变成老调重弹了。伏见不安地皱起眉。

  他索性闭上嘴保持沉默,但宗像也全然没有让他等待,兀自继续说道。

  「以伏见君的能力,根本用不了一周的时间。这点我心里还是有底的」

  「…………」

  「估计你也该回来了。我想第一个看到你,就选了个视野最好的位子」

  这件事情,要对淡岛君保密哟?看来宗像对这个秘密空间很中意,一想到他以后会经常在树上找到自己的上司,伏见就不禁起鸡皮疙瘩。

  「结果还是在等我嘛……」

  「才没有。我只是希望能看到你回来,依照自身的愿望而采取的行动」

  当事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番甜蜜的话语给年轻的下属造成了怎样的心灵冲击,伏见眼神游移,寻找着适合的说辞。

  「要是我没经过这里呢?」

  「嗯……那是不可能的」

  对方没有丝毫的惊讶。

  那份无可撼动的自信。对伏见的每个行动都了若指掌的信心。

  「伏见君」

  宗像早就看透他的一切,然后又在计算着什么,期望着什么呢。

  伏见知道,就算再怎么去揣测睿智过人的这个人的想法,也是徒劳无功。

  「你要上来吗?」

  「…哈?您快下来才对」

  「我倒是无所谓。你不想被卷进淡岛君的怒火里吧?」

  真是,这人,到底要他怎样啊。

  「我也上去的话,会被当成您的共犯的…」

  「我会负起责任解释清楚的」

  (可恶……结果还是像往常一样如了他的意)

  伏见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一边抱怨着一边接受他的决定,因为两人之间的关系远不止上司与下属那么简单。

  「我可不是那种会出卖恋人的薄情者呢」

  宗像宣言道。仿佛他的那点小心思都被看在眼里一般,令人不爽。

  摆在伏见面前的只有一条路。

  「……这就过去」

  都这个年纪了还要爬树。

  咂舌和叹气都忍了下去,伏见多少还是有点心虚。

  看到宗像的脸之后,又会被说些什么呢。

  「欢迎回来,伏见君。」

  「…………」

  「伏见君?」

  真是……太恶劣了,这个人。

  「我回来了……——宗像さん」

  树叶摇晃的唦唦声融入四周的寂静里。

  沐浴着阳光的新绿丛中,那抹青色也悄然消失不见。

Fin.

                          


全文链接
 
 
 
评论(1)
 
 
热度(66)
 
上一篇
下一篇
© 王权末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