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自作/翻译书架。(全面禁止转载

猿礼主/S4中心/宗像礼司受(不逆

欢迎来到南极圈新手村(x),这里留下了三十天份的储备粮,祝你旅途愉快(<ゝω・)~☆
 

【猿礼 | S4】因为是S4嘛

上个新之后把旧的搬一搬之后再上新!ただいま戻りました(・´з`・)!

*猿礼+拔刀队小天使

*没带副长玩(殴


+++请勿转载,可直链本页+++
作 類々@id=4682477
译 科技属超图书馆员 = CounterWing
+++请勿转载,可直链本页+++


~秋山冰杜无法阻止的事情~


  某天,情报室里弥漫着非同一般的紧张气氛。

  伏见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虽说平常也一直臭着脸,然而这会儿,却是连久经考验的特务队员们都不敢靠近他半分。

  最近几天,繁重的工作接连不断。

  还都是书面工作。越是身居高位的人,面前的文件越是堆得像山一样。

  连基本只是摆摆排场的出动任务都没有。对伏见的情绪来说,完全是雪上加霜。

  众人听惯了的咂舌也消失了,机械地盯着屏幕敲键盘的伏见,此刻就像一颗随时会爆发的炸弹。

  然后,终于,到极限了。

  哐啷一声,伏见站了起来。室内其他人顿时吓得一激灵。

  他不爽地看了看四周,低哑着声音说道。

  「我去补给一下」

  补给……什么……谁也没敢问。

  不要问。没必要问。一点都不想问。不过,就算不问也知道。

  可惜,对于队内地位仅次于他,同时也是最年长的秋山来说却没这么简单。坐在伏见旁边的秋山,觉悟到自己的责任,姑且颤抖着出了声。

  「……伏、伏见先生……?」

  后背一阵发麻。

  抬头看到伏见冰冷的视线,秋山的脑内不住地发出尖叫警告。

  原本准备伸出去的手,迅速地缩了回来。

  ——太可怕了。

  「请……请慢走……」

  不禁就这么说了。

  而伏见则像是理所当然地,大踏步走了出去。

  看着被关上的门,过了好一会儿,秋山深吸一口气。

  「……你们……都知道该怎么做吧」

  秋山的视线扫过室内留下来的众人,缓缓开口道。

  所有人都回给他了然于胸的表情。

  「暂时禁止靠近室长办公室」

  『………………』

  众人老实地点头。


  【秋山已经无法阻止了】



~加茂刘芳从不说谎~


  室长办公室里,正向宗像进行报告的加茂刘芳,忽然觉得一阵寒意爬上背脊。

  此时,传来了敲门声。

  闻声回过头去,门已经被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满脸不爽的直属上司。

  骇人的气势让加茂不自觉地攥紧双手,手里的报告书都给捏皱了。

  「嗯?伏见君。什么事?」

  「………………」

  毫不在意部下的动摇,淡然问道的宗像。伏见从呆立的加茂身边穿过,绕到桌子后面,抱住了宗像。

  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半分犹豫。

  说是强行那啥也不为过,加茂睁大了双眼。

  而后,伏见长出了一口气。

  硬要形容的话,就像在炎炎夏日快被烤干时,终于被清凉可口的泉水滋润了一样。

  又或者像零下几十度的寒冬里,将冻僵的身体浸在冒着热气的温泉里一般。

  「啊—……被治愈了—……」

  极为不可思议的发言。

  当然,加茂第一时间就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伏见的原话一定是「胃快要穿孔了」,一定是的。向室长寻求治愈,无异于要求鱼在天上飞——不,是要求潜水艇能飞到月亮上一样荒谬。

  鲁莽。

  不知死活。

  自杀行为。

  以此类推。

  「……对了,加茂君」

  「咦……、在!」

  突然被叫到了名字,加茂笔直的站姿又绷紧了几分。

  对着紧张的他,宗像露出了绝美的笑容问道。

  「你在想什么呢?」

  「………………」


  【加茂刘芳是个诚实的人】


~弁财酉次郎最差的时机~


  只剩下两人的房间里,伏见再也不用顾忌旁人。手指插进发丝,贴上脸颊,顺着贪欲啃噬起形状姣好的耳廓。

  宗像没有反抗,反而不禁笑出声来。

  「这次看来又是忍了太久了?」

  「请您闭上那张烦人的嘴……啊,不,还是别了。我想听您的声音」

  「呵……」

  轻笑一声,宗像突然抬起头,凑近伏见裸露着的锁骨附近……蹭了蹭。

  「唔、」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伏见有些惊讶,肌肤柔软的感触,更要命的是宗像不经意间的吐息。

  「您这是……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欸,真可怕」

  「……嘴上说的和动作完全不一样啊?」

  「是吗?」

  宗像反问的语气和平素无异。

  但双唇却掠过颈项、锁骨、脸颊,片刻也不曾踌躇。

  真不像他的风格……伏见默默地想到。

  宗像这人一向难以捉摸,又特别注重礼仪与场合。伏见常常煽动他,但宗像主动诱惑的情况几乎从来没有过。更不用说,现在还是上班时间。

  伏见不禁稍微起身,虽然他的那点想法对对方来说就像明天的天气一样一目了然。宗像拒绝放手,依然贪恋着他的温度。

  「您到底想怎样,室长」

  「呵……欲求不满的似乎不止你一个人,呢」

  不等宗像说完,伏见便用力挣开,伸出两手包住那白皙的脸庞,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

  「您这是犯规」

  炽热的注视之下,宗像没有拒绝。只是轻轻移开了目光。

  眼镜很碍事。

  但对这两人来说,却早已习惯了。

  变换着角度,不断接近的唇瓣即将碰触之时——这一瞬间。

  响起了敲门声。


  【弁财酉次郎来的不是时候】


~道明寺安迪没有恶意~


  伏见回到了情报室,恶劣的心情看起来并没有好转。

  对此大感意外的众人面面相觑,不敢作声。

  「诶伏见先生怎么还心情不好啊!?不是在办公室和室长LoveLove过了嘛」

  「道明寺!!」

  加茂慌乱地大叫。向室长提交报告的途中被打断,回到情报室将伏见的奇怪行动转达给众人的就是他。当然,两人到底做了什么准备做什么之类的没说。只说了自己看到听到的。

  仅此而已!然而伏见怒气满点的锐利视线却戳向了他。加茂瞬间噤声。

  「……你,去向室长报告」

  「啥……?」

  「刚才,不是只说到一半吗」

  「………………」

  该说不愧是S4的一员吗。就算各方面都已经超负荷,脑子里也不会忘了工作。

  加茂自己也想过,得再去一次室长办公室完成报告。但没想到伏见会特意惦记这事儿。

  ——好像明白了啥。

  应该发生了什么吧。就好像伏见刚想起加茂那家伙的报告还没说完……一样。

  「啊、原来如此,跟室长LoveLove的时候又有人来报告了,伏见先生被打断了所以心情又变差了!」

  「道明寺……!」

  这次轮到秋山头疼不已。他猛然想起,弁财差不多也该回来了。

  伏见愤怒的原因大概就是他吧。秋山内心向友人送上了最诚挚的同情。

  「……烦死了,你快去」

  「……………………」

  不过,这会儿最不知所措的还是加茂。

  在他最初的设想里,就算伏见回来了,他也没想过立刻再去室长办公室的。

  那才是真正的自杀行为。承载着两人蓄积了这么多天终于爆发的那些个啥的房间,太可怕了他一点都不想靠近。

  目前听起来似乎无需担心「那方面」,但果然还是很恐怖。刚才的失态就更不用提。

  脸色越来越差的加茂耳边,突然传来了根本不能作为安慰的一句「不用那么害怕吧?」

  「就算被打扰了,室长也不会像伏见先生那么生气的啦」

  ——道明寺寺寺寺!!

  禁句!绝对不能说起的禁句!众人在心底发出呐喊。

  「…………」

  伏见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饱含着杀意的眼神,能把道明寺戳出个洞来。


  【道明寺安迪真不是故意的】


 
 
Fin. 


全文链接
 
 
 
评论(3)
 
 
热度(99)
 
上一篇
下一篇
© 王权末路|Powered by LOFTER